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201942r6.xyz最新地址发布站『www.201942r6.xyz』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家庭乱伦-【荒岛公媳实验番外暗黑版】(04-06)




第4章
接下来的时间里,父亲和梦雪之间是平淡的,真的彼
此之间拉开了距离,恢复到了相敬如宾的感觉,彼此分房睡
,而且也彼此避讳一些东西。只不过每次两人各自独自一
人的时候,两人都会比较伤感,遇到一起的时候又彼此强
颜欢笑,可以说两人现在的生活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快乐和
洒脱,现在彼此都显得十分的虚假,相处的很累。每次出
去采集,都是父亲一个人,父亲都不会让梦雪跟着。

开始的几天里,梦雪都安静的等在石洞中等待着父亲
回来,但是父亲单独出去几次后,梦雪就越来越不放心,因
为父亲已经老了,岁数大了,而且这段时间里,或许是知
道林冉要回来的消息,父亲显得心事重重,精神压力太大
,导致父亲的精神状态不好,十分的萎靡,虽然父亲一直伪
装,还是逃不过梦雪的眼睛。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大半
个月后,梦雪终于不放心,每次父亲出去,梦雪都会偷偷
的跟在父亲的身后,远远的看着父亲的背影,万一父亲有
什么问题,这样梦雪可以第一时间发现,给父亲急救,父亲
一个人在外,梦雪真的不放心。
只不过前几次父亲一个人都是比较专心的采集,只不
过偶尔会在树根下休息的时候,把脸埋在膝盖中,不知道
在想着什么。虽然看不到父亲的表情,但是梦雪却可以感
觉到父亲悲伤的气氛,往往也忍不住蹲下来和父亲一样,
都在想着彼此的心事。就这样,两人过了两个月的时间,两
人都没有越过雷池一步。这段时间的监控,林冉都快进,
所以时间也过的比较快。看到这些,林冉心中还是放心不
少,心中的滋味也好受了不少。虽然看到父亲和梦雪伤心的
时候,自己心里比较吃味,但至少两人没有再做出对不起
他的事情,这样就够了。等自己回到两人身边,自己就好
好弥补一下和梦雪之间的感情吧,至少不能被父亲给比了
下去。

迷迷糊糊中,林冉感觉到了一丝困意,自己看监控视
频,已经不知道几天几夜没合眼了。用遥控器把监控画面
按下暂停键后,林冉就沉沉的睡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
,林冉感觉到一个人仿佛在抚摸自己的脸,而且伴随着沙
哑的傻笑。难道自己是做梦吗?脸上那种触感越来越清晰
,而且那个笑声,让自己心里发寒。林冉赶紧睁开了眼睛
,他恢复意识后感觉不是梦,被瞬间吓醒了。等他睁开眼
睛,看到一个人坐在床边,正在用黑手套抚摸着他的脸,一
边抚摸还一边傻笑。不过这个人的脸上带着黑色的面具,只
能看到眼睛,他的头上带着披风帽子,身上披着黑大卦,
根本看不到任何的皮肤。
“你是谁……”林冉一醒来突然看到一个穿着如此隐
祕的人,不害怕才怪,赶紧紧张的喝斥道。
“呃……”看到林冉醒来后,那个人赶紧收回了手,
之后转身向着门外跑去,直到消失不见,在铁门关闭之前
,他听到了越来越远的脚步声。
“呼……”林冉躺在病床上,呼出了一口气,刚刚被
吓的不轻,这个人是谁?是尼莫吗?不可能,尼莫不会是
这个打扮,也没有这个必要,难道是某个随从吗?也不会
啊,这个人既然穿成这个样子,肯定是不想让自己知道他
的身份,这个人是谁?难道基地里多了新的人吗?为什么
自己感觉对他很熟悉?而且看到自己醒来后,他为什么会
落荒而逃……
林冉百思不得其解,这段时间里,尼莫很少过来,只是
偶尔过来几次,和自己说话也不多,就是看着自己发呆,而
且她眼中似乎有什么心事,而且有纠结和挣扎,林冉也感
觉到十分的奇怪,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尼莫这么感性。大部
分的时间都是黑人随从来给林冉换药,林冉也难得清静。
林冉决定,等尼莫来了,自己一定要好好问问她。其实只
是一个蒙面的神秘人而已,没啥大不了的,但是林冉有一
股错觉,这个人让他感觉到了极大的威胁,林冉也不知道
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就是自己的直觉。不一会,
黑人随从又来换药了,换过药没一会,林冉就感觉到一股
困意,眼皮怎么也没有力气了,结果又沉沉的睡去,等再
次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之后。
林冉醒来还没有睁开眼睛,就感觉到有一双手在抚摸
自己的脸,和上次醒来一样,只不过这一次,这双手没
有带手套,很光滑,很温暖,还有银铃般的笑声,林冉再
次惊醒过来,这是怎么了?难道每次自己醒来都会有人摸
自己?等醒来看到抚摸自己的人后,林冉不由得松了一口
气,是尼莫,尼莫正在用玉手抚摸自己的脸,还在偷笑。
“你在干嘛? ”林冉的脸扭动了一下,不由得说道。
“摸你,看你,想你了……”尼莫收回自己的手,随意
的说道。
“对了,上次我醒来的时候,有一个带着大褂,头上披
着帽子,带着面具和手套的神秘人,在我床上和你一样摸
我……那个人是谁?为什么看到我醒来后他就跑了? ”林
冉不想和尼莫纠缠,直接脱口问出此时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亲爱的,你在说什么啊?什么神秘人啊?什么抚摸啊
?你是不是感觉不舒服啊? ”听到林冉的话,尼莫愣了一
下,之后伸出玉手在林冉的额头上抚摸着说道。
“不是,就是个穿着很严实的人,像你刚刚一样摸我,
而且还沙哑的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我有些熟悉,而
且感觉他很危险到底是谁? ”林再摇晃着头,把尼莫抚摸
的玉手甩掉,之后和尼莫说道,有些急切,不知道该怎么
去形容那个人,也不知道怎么把自己心中的感受说出来。
“亲爱的,难道是手术后有后遗症?你出现幻觉了吗?
刚刚是我在抚摸你,而且是我在笑啊,难道你……不行,
我得给你好好检查一下身体……尤其是脑部,万—留下什
么后遗症,那就糟了……”尼莫一边说着,一边赶紧起身
走出了密室,看样子是出去准备什么东西了。

“哎……哎………… ”林冉摆手想叫住尼莫,但是尼
莫根本没有停住脚步,一直到身影消失在门口,林冉的嘴
巴张了半天,最后才慢慢闭上。
“呼……”林冉此时不由得有些懵了,重重的呼出一口
气。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幻觉?真的是自己在做梦
?或者说脑袋有什么后遗症吗?为什么上次那个男人的影
像那么的真实?而且触碰抚摸自己也是那么的真实?这到
底是怎么回事?林冉现在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是真
的还是假的,而且看到尼莫的样子,貌似不是装出来的。
林冉躺在床上,不断的整理自己的思绪,不一会,尼
莫领着黑人随从来了,给林冉一顿检查,之后告诉林冉说
某些药物用量过大,让他产生了幻觉,所以从现在开始减
少药量,他就不会有幻觉了。
真的是幻觉吗?为什么会那么真实?尼莫给林冉调整
了药物注射后,林冉不一会就沉沉的睡去,尼莫告诉他需
要好好休息,只是在林冉睡前的最后一刻,脑海中还浮现
着那个穿着神秘人的影子…………


第5章
等林冉再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之后了,他
感觉到全身有些瘫软,仿佛睡了一个世纪一般。醒来一会
后,林冉感觉到全身终于恢复了一丝力气,他感觉自己的
大脑有些乱,本来上次醒来的时候,大脑还是比较清醒的,
但是这次醒来,大脑反而有些乱。林冉睁开眼睛看着屋顶
,等了许久后才有人进来换药,但又是随从,从始至终都没
有说一句话。林冉这次醒来后,唯一的感觉就是精神好了
很多,半天没有困意,这个时候他的手轻轻动了一下,碰
到了床边的一个东西,是视频的遥控器,一直放在手边。
林冉此时感觉头脑清晰了不少,用手费力的拿起了遥
控器,按下了按键。林冉发现这一次醒来后,恢复的速度
很慢,而且反反复复,记得上次被换脑,自己醒来没几次
就可以坐起来活动了,这一次醒来的时间明显比上次还要
长,但却一直无法活动,连坐起来都做不到。总而言之,
这一次醒来后,林冉就感觉到身边的一切似乎都不太对劲
,自己又说不上来不对在哪儿,总是莫名的有一阵心慌和
不安,似乎有什么事情即将要发生。按下遥控器后,画面开
始播放起来,而且是自动接续上次看到的时间段……
父亲和梦雪平淡的生活还在继续着,只是两人之间不免
的产生了很大的隔阂。在两个月后,父亲再次出门的时候
,梦雪依然偷偷的跟在父亲的身后,梦雪的看着父亲,一
直不放心父亲独自在外。父亲这段时间里在外出的时候,
都会尽量避免到瀑布跟前去,因为自从去过一次后,父亲触
景生情,想起和梦雪在一起的种种,伤心难过了很久。所以
从那以后,父亲就再也不去那个伤心地。但是两个月后的
一天,父亲不得不过去,因为有一些草药只有在瀑布周边
水草丰盛的地方才会有,所以父亲这一天不得不去那。梦
雪照例跟在父亲的身后,自从梦雪跟踪后,父亲就没有来
到过这里,梦雪也自然没有来过,离瀑布越来越近了,父亲
的情绪越来越复杂,梦雪也自然是如此。尤其是梦雪远远
听到瀑布水流的时候,那种熟悉的声音让自己终身难忘,
自己在这种瀑布声的映村下,在水中洗澡嬉戏,在水中和
岸边,和父亲尽情的发泄自己身体的……
许久之后再次来到这里,两人已经不像以前,物是人
非。这段时间里,父亲仿佛没有了任何兴趣,没有和梦雪发
生关系,也没有手淫。因为随着时间的临近,父亲的心情
也越来越复杂,根本没有一点的心思,梦雪也自然和父亲
一样。父亲走到瀑布后,看着周围熟悉的场景,父亲和上
次来到这里一样,坐在了平板石头上,眼睛看着瀑布,双
耳听着瀑布的声音。闭着眼睛,眼中想着和梦雪在这里美
好的一幕幕,不由得父亲有些痴了。梦雪躲在树林里,就
是菲力经常躲藏的那个地方,看着父亲的背影,感受着父
亲的忧伤,感受着熟悉的一切,梦雪不由得也痴了,眼中
充满了迷茫和回忆。慢慢的,瀑布流水声中参杂了一个人
沧桑的哭声,哭声中包含着不舍,包含着愧疚,包含着无
奈,也有那么一丝喜悦,这个哭声就是父亲,没有梦雪在身
边,这种长时间的压抑,只能通过独自一人哭泣来发泄和排
解……
听到父亲哭泣的声音,梦雪竟然没有一丝的惊讶,或
许她理解父亲这样的心情,如果可以的话,她也真的想在
这个熟悉的瀑布边缘大哭一场,来缅怀两人已经逝去的温
情岁月。渐渐的,感性的梦雪受不了这种悲伤的气氛,加
上回忆,还有父亲哭声的影响,梦雪也留下了眼泪,梦雪
的身上穿着父亲给做的草衣和草裙,一切都和以前一样,
只不过已经是物是人非。渐渐的,抽泣的梦雪脚步轻移,
光滑的玉足踩着丰厚的草地,一步步的向着父亲走去。梦
雪此时的移动是情不自禁,她的步伐说明她此时内心已经
放下了一切,自己丈夫的归来,她不在乎,禁忌伦理,她
也不在乎,她此时只想再次追寻和父亲之间那种生死相依
,不离不弃的山盟海誓,这种牢不可破的忘年之恋,却让
两人更加的珍惜。
梦雪的步伐很慢,一步一个脚印,父亲虽然视力不好,
但是听力还是很不错的,很快就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父
亲不由得停止了哭泣,抬起了脸,只不过此时他目视前方,
看着前方的瀑布,没有回头去看向身后,但是他此时已经
知道身后的人是谁,这个小岛上只有他和梦雪两个人,而
且听着脚步声是那么的熟悉,不是梦雪还有谁。此时父亲
老泪纵横,想要停止哭泣却做不到,只能强忍着抽泣。父
亲的脸上有一丝紧张,也有一丝高兴,梦雪从他身后出现,
一切的原因他都懂得,梦雪的关心和爱护,还有此时的步
伐,代表的一切父亲都瞬间能懂。只不过父亲此时是复杂
的,他此时应该起身,之后用公公的身份和梦雪打招呼,
此时父亲应该擦拭眼泪,不让梦雪看到自己的眼泪,如果
这一切都做不到,父亲可以跳入水池,隐藏在水中,哪怕
这样做很自欺欺人。
最终父亲没有动, 一直到梦雪来到父亲的身后站定,
梦雪站在父亲的身后,居高临下的看着父亲,梦雪不住的
哭泣着,眼泪滴下正好落在了父亲的后背上。父亲没有回
头,听着梦雪哭泣的声音,父亲本来止住的眼泪再一次流
了下来,两人都面向同一个方向。父亲坐着,梦雪站着,
父亲看着瀑布,梦雪看着父亲。两人就这么彼此的哭泣着
,却都没有任何下一步的举动。随着时间的推移,梦雪慢
慢的跪了下来,跪在了父亲的身后,两只玉藕般的手臂从
后面抱住了父亲。在梦雪的手臂环抱住父亲的一刻,父亲
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脸上带着一丝挣扎,似乎想躲闪或者
挣开,但是父亲最后一动没动,原本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了
下来。梦雪跪在父亲的身后,双臂从后面抱着父亲,侧脸
贴在父亲的后背上,眼泪止不住的流到父亲的后面上。
两人就这么贴合在一起,彼此感受彼此的体温,梦雪
的玉臂不由得越搂越紧,似乎让父亲感受到她同样痛苦的
内心。情感的促发,彼此身体的火热,在这一刻升騰,彼
此思念和爱情的火焰,似乎正在慢慢的发生质变……

第6章
一个跪着,一个坐着,两人就那么靠在一起哭泣着,
感受着彼此的体温,还有彼此无法割舍的爱。这段时间的
故意闪躲而产生的思念,在这一刻全部宣泄了出来,两人
在这一刻捅破了坚持两个多月的窗户纸。时间一分一秒的
过着,两人的眼泪也在慢慢的减少,最初的伤心已经过去
了,两人的依靠就是对彼此伤心最好的抚慰。没有了伤心
,那么此时两人的情绪就该向着下一步转变了,下一步两
人的情绪就该是感受彼此的爱了,但该怎么感受呢?两人
越来越粗重的呼吸给了林冉答案……
梦雪从后面抱着父亲,父亲的后背感受着梦雪丰满的
胸脯,两个肉球顶在他的后背上。随着梦雪越来越粗重
的呼吸,丰满的胸部剧烈的起伏,两个丰满的乳房不断的
按摩着父亲的后背,让情欲安静下来的父亲不由得感受到
了另类的刺激,这种刺激是那么的熟悉。梦雪的身体让父
亲脑海中的记忆由唯美的爱情转变成了火热的性爱,父亲
的脑海中不由得回忆起在这个水池里面和边缘,和梦雪一
次次纵情做爱。而梦雪也是如此,她还年轻,三十如狼的
年纪,她性欲的需求自然比年迈的父亲要强烈的多,所以
相比父亲,梦雪的身体最先有了变化,她的呼吸也越来越
急促,甚至急促的偶尔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声鼻音。父亲也
是如此,他泪眼朦胧的看着眼前的瀑布,感受着身后梦雪
丰满的身体和体温,父亲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但眼中带着
挣扎,还有一丝紧张,也有一丝情欲,但父亲一直没有行
动,表情挣扎到了极点。
梦雪却安静的趴在父亲的后背上,一动不动,感受着
父亲的体温,她闭着眼睛,眼皮之间也已经没有泪光流出
,不过她的两条秀眉皱起,似乎也带着挣扎,或许她此时
内心也是极为复杂的。两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看起来似
乎随时有擦枪走火的可能。还没有等林冉把提着的这口气
放下去,就看到父亲猛然的转身之后抓住了梦雪的肩膀,
在父亲猛然转身的那一刻,梦雪也突然起身,之后挣扎了
紧闭的眼睛,父亲转身后扶住梦雪的肩膀,两人在这一刘
终于对视在一起,彼此的眼中都有泪痕,眼皮都有些红肿
,最重要的是彼此的眼神,彼此的眼神都带着深刻的思念
和爱意,这种眼神彼此都可以读懂,这种充满爱意的眼神
,对于两人无意又是更大的刺激。

“嗯……滋……”两人看着彼此,对视了一会后,突然
彼此的脸部靠在对方,彼此的嘴唇猛然的亲吻到了一起,
疯狂的吸吮起来,两人的嘴唇彼此摩擦着,不断变换着各
种形状,彼此的唾液狂然的交换着.彼此都想把对方口腔中
的唾液使劲吸吮到嘴里之后咽下去,只是吸吮过来后还没
有来得及咽下去品尝,就被对方再次“争夺”了回去,两
人此时的热吻简直比法国舌吻还要强烈的多。疯狂亲吻的
同时,两人的双手在彼此的身上猛然的抚摸着,梦雪的一
双玉手扶在父亲的双肩上,手心不断的摩擦着父亲长满皱
纹和老茧的肩膀。而父亲的双手在梦雪的后背和细腰上来
回的流连。在亲吻爱抚彼此的同时,父亲和梦雪两人的身
体也慢慢的升高,最后都站了起来,面对着彼此,站起来
的这个过程中两人彼此搀扶,配合无比的默契,甚至这个
过程中两人的嘴唇帮没有分开过。
两人亲吻了好一会后,嘴唇终于依依不舍的分开了,
两人嘴唇在分开的时候,两者之间还连接着一根由两人唾
液组成的丝线,充满了粘性,久久没有断连。两人彼此的
嘴唇已经十分的湿润,甚至梦雪粉嫩的红唇已经被父亲吻
的有些红肿,但是梦雪不在乎,吻的越狠说明父亲越爱她
。两人双手在抚摸对方的身上,深情的看着彼此,眼神都
已经变得迷离。不过父亲稍微好一些,因为情欲比梦雪低
,年纪和定力也比梦雪好,所以父亲此时眼中的理智比梦
雪要多一些,但仍然是情欲占了上风。两人对视了一会后
,父亲没有任何的动作,他迷离的眼中还是有挣扎存在,
不知道到底该不该继续下去,如果不继续下去,他真的不
甘心,他的身体两个月没有发泄过,已经是饥渴难耐了,
但如果继续下去,那么如何面对即将归来的林冉?
梦雪移开了自己的目光,不再和父亲对视,她的眼神
慢慢的下移,掠过父亲的鼻子.嘴巴.下巴.之后是脖子,胸
膛……一路向下,最后来到了父亲的腰部,那里有一个草
裙的草绳束带,只要把它解开,父亲的草裙就会从身上脱
离,父亲的身体就会一丝不挂,那根在睡梦中出现多少次
的、给过她无数快乐的、粗壮无比的大阴茎就会显露出来
。梦雪做了一个深呼吸,之后暗中咽了一口唾液,此时的
她似乎有些欲火难耐了。和父亲那段时间经常纵情,享受
到了和林冉之间享受不到的性爱高潮,也是和父亲开始,
梦雪体会到了真正的性爱,而且还有着特殊的心理刺激,
现在突然没有了这场性爱,而且忍受了两个月,对于性欲
正处于旺盛期的梦雪来说,这是一种折磨,只是梦雪一直
忍耐罢了,现在,她不想忍耐了,她的手主动伸出,双手
捏住了父亲草裙的束带,只要她向两边轻轻一拉,父亲的
草裙就会顺着双腿滑落而下。
“雪,别……”当梦雪的手抓住父亲草裙束带的时候,
父亲迷离的双眼猛然变亮,之后带着挣扎,赶紧用双手抓
住了梦雪放在自己胯部的双手,口中猛然说道。不知不觉
中,父亲对于梦雪的称呼又恢复到了两人甜蜜时期的爱称
。梦雪没有说话,只是用力的想解开父亲的束带,但是被
父亲抓的紧紧的,根本解不开,甚至梦雪紧要下唇呼吸急
促的用力,也无法解开父亲的束带。
“雪,别……”父亲的口中不断的念叨着,双手死死的
抓着梦雪的手,就是不放开,就仿佛是一个要被强奸的少
女,正在不断的反抗着眼前的这个强奸犯。
“放手……”梦雪似乎显得有些心急,不由得有些生气
的看着父亲,一边用力一边对着父亲说道。
“如果你害怕林冉回来,那到时候你就把责任都推给我
好了,就说是我勾引你的”梦雪不再和父亲僵持,但是两
人的手还紧紧的牵在一起,梦雪调整一下呼吸对着父亲说
道。
“雪,你……你说的这是哪儿里话,怎么会是你的错,
应该是我才对……”父亲听到梦雪的话,脸上闪过一丝慌
乱,赶紧磕磕巴巴的解释道,梦雪的话语真的把父亲震惊
到了,而且梦雪的话语中带着一丝讽刺,父亲怎么会听不
出来。
“怎么?以前的日子你都忘了?不要自欺欺人了,木已
成舟,如果他回来了,原谅咱们就好,不原谅的话,我就
和你在这里过一辈子,一起到老,我愿意,你愿不愿意?
”梦雪的双手还放在父亲的胯部上,对着父亲带着一丝坚
定的说道。
“这……”父亲一时有些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些
问题他当然也想过,但是根本不敢想,因为这些问题根本
不是他性格能够做出来的,但确实两人不得不即将要面对
的问题,这段时间的压抑来源不就是如此嘛,对于林冉归
来的恐惧,还有对于两人感情遣失的哀伤。
“给我一个回答,哪怕在他回来之前,我们还维持以前
那种关系,之余关系的恢复,等他来了再说,至少他不在
的时候,咱们才是……”梦雪眼睛不闪躲的看着父亲,一
字一句的说道。
听到梦雪的话后,父亲愣住了,脸上闪过了挣扎和纠
结,但许久后,父亲似乎有了答案,抓住梦雪的那双长满
老茧的大手,竟然慢慢的松开了……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201942r6.xyz』 -- 『www.201942r6.xyz』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